江米~糕

【冰九】【生子预警】小畜生(一)

码住!

贰货🍬:

     沈清秋被削去了手脚,失去了舌头,瞎了一个眼,聋了两只耳。粗重的铁环紧箍着纤细的腰身,将他禁锢在这方寸之间,挣脱不得。刚被囚禁的时候,他无一日曾停止过对洛冰河的咒骂,直到洛冰河听得烦了,拔了他的舌头。然后,他身上的东西便越来越少,直到他被削成了人棍。洛冰河那时新奇的很,日日都要前来折磨他被削成人棍的前师尊,乐此不疲。


    直到那日,他醉了,不知为何没有去找那群莺莺燕燕,却来地牢找他,就这么把他上了。沈九本来已经等着去和他的七哥团聚了,却得到了洛冰河更残忍的凌虐。他昏过去的时候还在想,这小畜生口味也太重了些,连人棍都下得去手。等他被泼醒的时候,洛冰河早不见了身影。


    他没看到小畜生,小畜生也再没来过,他自是乐得自在,安静地等死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他的肚子竟一天天大了起来。果然是小畜生,连死都不让他死个清净,沈九如是想到。


若是这肚子里的小畜生自己活得下来,便算他命大,活不下来就和他一起死,谁让他倒霉投到了自己的肚子里。沈九开始每日想尽办法修得一点灵气,便全数用来喂养胎儿,目光中透着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爱意。其实,他在心里偷偷地想,也许,他也能触及到温暖,哪怕一点点,只要一点点就好。


    洛冰河从另一个世界回来,想到之前看到的景象便充满了愤恨。凭什么,他遇到的那样的师尊,而自己,遇到的就是个人渣。想起了他还在地牢的师尊,又起了兴致。翻箱倒柜找了会儿,终于找到了一个盒子,便带着去了地牢。打开门的那刻,洛冰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他那被削成人棍的前师尊肚子高高隆起,喘着粗气,不断发出“嗬嗬”的声响,献血沿着股缝不停滴落,整个人不断蠕动。一时间,他完全忘却了自己前来的目的。猛然想起了什么,他即刻从盒中拿出了一条舌头,那是他亲手从沈清秋口中拔下来的。为他接好舌头,将沈清秋放了下来,抱在了怀里。


   沈九想来痛得狠了,连骂都没有骂他,喘了口气,哑着嗓子说道:“快!把我的肚子剖开!把小畜生取出来!”“你想死,想得容易,我还没玩够呢!你不仅要把孩子生出来,还得给我好好活着!”洛冰河嘴上说着威胁的话,手中却不断为沈清秋输送灵力。他承认,他很怕,害怕沈清秋就这么死了。


   不顾门口守卫的目光,他就这么抱着沈清秋出了地牢。急匆匆赶到了灵泉,温暖的水流带着舒缓的灵力滑过沈清秋的每一处伤口,他渐渐有了力气,魔医也匆匆赶到。仇恨、痛苦、杀意此刻都被抛诸脑后,他的脑海中只余下一个念头,要把小畜生给生出来。不知过了多久,意识恍惚间,好像有个东西滑出了体外,还没等他松口气,又有个东西也滑了出去,终于,他彻底地晕了过去。